1. <button id="3ocnm"><object id="3ocnm"></object></button>
          2. <button id="3ocnm"><object id="3ocnm"></object></button>
              <button id="3ocnm"><acronym id="3ocnm"></acronym></button>
              <tbody id="3ocnm"></tbody>

              股票投資策略閑談當退市新常態映入眼簾我們該記住些什么?

              2020-05-23【股市大盤】瀏覽:438

                我國證券市場經過近三十年的發展,正在逐步走向規范和成熟。在此期間,退市制度從無到有,從一般到系統,股票投資策略退市標準趨于多元化和市場化,逐步與國際主流證券市場接軌。當前的創業板退市制度改革正向市場化退市大跨步前進,在縮短退市流程的基礎上,進一步豐富市值、組合類等退市標準。在以注冊制為代表的市場化法治化改革背景下,市場的運行基礎在快速嬗變重構,市場的定價機制在愈發理性務實,市場的微看主體在日益加速分化。

                譬如,中弘股份主營業務為房地產,但先后涉足過礦業投資、網絡游戲、影視傳媒等領域,由于主業萎靡,加之“豪賭”式擴張,公司深陷債務危機;與此同時,公司醉心于“高送轉”,迎合市場短期偏好,在2011年、2013年、2015年、2017年先后四次進行過送轉,比例分別為10股轉增8股、10股送9股、10股轉增6股和10股轉增4股,公司股本急速擴張,2017年的轉增直接將公司股價從每股2。72除權除息至1。94元,至此股價一蹶不振,再未突破2元。神州長城實際控制人于2019年間先后與不同主體簽署公司控制權變更相關意向性協議,卻遲遲不見進展,最后均草草停止。

                殘酷的“物競天擇”競爭中,一方面,績差劣質上市公司必須清楚熟悉到如不切實改善自身質量,實現脫胎換骨轉型,股票投資策略一味“玩殼”“炒殼”,沉迷于資本運作,空轉于偽“市值治理”,終將被市場無情教訓;另一方面,改革必然伴隨著或多或少的陣痛,必然觸動固有的利益格局,必然充斥著一點雜音,監管機構和市場各方也需保持必要的定力,持續退出渠道暢通,優化完善退市制度安排,嚴厲打擊財務造假和欺詐發行行為,努力提升上市公司質量,讓市場機制在市場環境和投資者結構的不斷成熟中形成正反饋效應,切實發揮好其下定決心性作用。

                

              股票投資策略閑談當退市新常態映入眼簾我們該記住些什么?

                市場化退市制度也在引導著投資者理性投資,促進市場理順價值體系,讓市場估值回回價值本源。自2018年12月28日首家面值退市公司深市主板中弘股份摘牌后,2019年,兩市共有6家上市公司面值退市,其中深市占據4家,而到2020年,截至目前,兩市已有ST銳電、天廣中茂、東灃B、*ST美都、神霧環保等5家觸碰或已基本確定觸碰面值退市標準,還有67只個股收盤價低于1。5元、15只個股低于1元,徘徊在“面值退市”邊緣。

                注冊制以信息披露為中心,形成市場化價格發現機制,實現上市公司優勝劣汰。因此,必須同步進一步暢通市場“出口”,能力夠真正提升上市公司整體質量,減少供需錯配帶來的資源浪費,真正發揮資本市場資源配置作用。

                有市場人士認為,上市公司作為公眾公司,具備一定的市場價值和投資價值,是其立足于市場的必備條件,市場化退市指標具有誕生和存在的必要性,有利于加快實現劣質公司出清,將市場資源集中于優質公司。

                再次,“殼”資源價值下降是導火索。當前,資本市場各項改革全面展開,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能力不斷增強,公司上市途徑也更加多元化,紅籌企業、虧損企業、非凡股權企業等非凡類型企業的上市需求,同樣可以在境內資本市場得到滿足,分拆上市等上市公司合理訴求也得以落地,資本市場生態和運行邏輯發生改變,“殼”資源價值大幅下降。

                事實上,美國紐交所、納斯達克交易所等成熟市場也對上市公司的退市設立了多套量化標準。除了基本的財務性指標外,交易所也關注股票流動性、公眾持股量、公眾持股市值等交易性指標。正是因為退市制度的市場化、常態化,上市公司和投資者能夠非常理性的瞧待退市,2020年以后,紐交所共36只股票上市,32只股票退市;納斯達克共64只股票上市,48只股票退市。

                當中,最大亮點即為新設包括股權分布、股本總額、股票累計成交量、股票收盤價、股東人數等在內的五套可計量市場化退市指標,以股票收盤價指標(俗稱“面值退市”)為例,上市公司股票通過交易所交易系統連續二十個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盤價均低于股票面值,則觸及終止上市。

                最后,價值投資理念深進是催化劑。隨著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投資者也在不斷成熟。某家面值退市公司的投資者在股吧里對公司退市表示理解,并稱“成熟市場,上市公司退市是一種常態”。同時,近期市場分化愈加明顯,“千億市值軍團”持續擴容,一點白馬股股價連改進高,與此相對應的是,部分高風險績差公司備受冷落,股票價格出現連續下跌,無不體現出價值投資理念更加深進人心。

                資本市場發展30年,退市制度也順應市場的發展,不斷完善、不斷優化,行至2012年,兩市積留一批停而不退、僵而不死的公司,發揮市場下定決心性作用、加速優勝劣汰,成為各方共識,退市制度改革應勢而啟。此次改革,明確了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確立了常態化退市的目標。

                證監會易會滿主席在2020年“515全國投資者保護宣傳日”活動上的講話中也再次提出要進一步健全市場化法治化的多元退市機制,完善退市標準,簡化退市流程,對觸及強制退市標準的果斷予以退市,深刻反映出監管層深進推動退市制度改革的決心和態度。新證券法在退市環節充分授權交易所指定相關業務規則,既為新一輪市場化法治化退市改革賦予了有力法理依據,又為優化退市標準、簡化退市流程預留了廣泛空間。

                5月14日,深交所對觸及財務退市指標的金亞科技300028股吧)和樂視網300104股吧)作出終止上市下定決心。與此同時,市場化退市指標也正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今年以后,深市已有天廣中茂002509股吧)、東灃B兩家公司觸及面值退市標準,即將揮別資本市場。

                譬如,昔日“養豬第一股”雛鷹農牧在退市前出現業績巨虧、被年審會計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等情形,公司更是將虧損原因回咎為“由于資金緊張,飼料供給不及時,公司生豬養殖死亡率高于預期”。印紀傳媒則是借殼上市業績承諾期一過,業績即呈現斷崖式下跌,2018年初至公司股票退市期間,公司因業績變臉、異常并購交易、信息披露合規性等事項收到深交所關注函多達20次。天廣中茂于2020年1月發布2019年業績預告修正公告,將業績由虧損4。5億元調整至虧損21。58億元至30。47億元,原因為出現大額資產減值,而截至目前,公司既未披露2019年年報,也未披露2019年主要經營業績。經梳理截至目前股價低于1元的個股,普遍存在主業乏力、業績巨虧、信披違規、內控缺失、資金占用、被證監會立案稽查等情形,公司質量堪憂。


              添加回復: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網站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