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3ocnm"><object id="3ocnm"></object></button>
          2. <button id="3ocnm"><object id="3ocnm"></object></button>
              <button id="3ocnm"><acronym id="3ocnm"></acronym></button>
              <tbody id="3ocnm"></tbody>

              學習股票知識講講別急著叫大牛市注冊制改革不是為了這個

              2020-05-04【炒股配資】瀏覽:330

                于是,全部股市的風氣被破壞了。垃圾企業在這里炒作股價,實在炒不下往還可以把公司當成“殼資源”賣掉,套現離場;“敢死隊”和“莊家”則通過操控股價來反復收割“韭菜”;散戶則沉迷于和“莊家”玩“擊鼓傳花”的博弈。這樣的股市,自然不能很好地反映中國的宏看經濟表現。

                原先,某些急于上市的好企業因為不想排隊或擔心無法通過審批,會選擇“借殼上市”這條路。在注冊制實行后,通過借殼上市的時刻優勢和確定性優勢都將弱化,殼公司的價值就會大幅下降。一點經營不下往的企業本來還可以指瞧賣殼再賺一筆,但現在,這條路越來越難走。

                

              學習股票知識講講別急著叫大牛市注冊制改革不是為了這個

                但它仍要按交易所的規矩辦事,光是請審計機構對財務報表進行審計這一項,每年的花費就達數百萬。等于說垃圾股在市場里撈不到好處,反而還得花錢承擔各種限制(財報審計、信息披露等),學習股票知識那還不如退市算了。

                這一制度的初心是好的:想保證能上市的都是好公司。但由于中國股市在建立之初就主要是為了給企業提供上市服務,尤其是給國有企業提供上市服務,因此上市核準必然不夠嚴格,不少國企“喬裝妝扮”一番就進了市場。

                實際上,在國外很多更成熟的證券市場里,退市率都不低。比如美國每年的退市率高達8%,而且多為企業主動退市,這給美股帶來了相當大的活力:企業避免了退市整理期的股價波動和繁瑣的流程。中小投資者也減少了因退市而帶來的損失。

                美國股市在推行注冊制前,散戶比例高達93%,如今散戶比例不到10%。這肯定是因為散戶在被市場教育后,選擇把錢交給機構來打理。而我們的A股,也很大概有這樣一個“往散戶化”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會交出不菲的“學費”。

                2014年末,A股在一片喧囂歡騰中,開啟了大牛市。但在吳老師發表完那篇專欄后半年,這只牛轟然倒地:2015年6月26日“黑色星期五”,2000多只個股跌停;7月1日,兩市1300多只個股跌停;7月3日,又到“黑色星期五”,又是千股跌停;7月8日,又有1300只個股跌停,另有1400多家上市公司停牌,兩市上漲的股票總共只有7只……

                比如,某水產公司的扇貝在數年內,可以視財務報表需求而先走失再走回;某啤酒公司曾聲稱要研發乙肝疫苗,最后引出了“關燈吃面”的千古名句;某互聯網公司打造“生態化反”,3年虧損290億元,用夢想讓無數債權人“窒息”……

                一點同時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股票,A股的價格往往會比港股價格高出50%,甚至100%。前面說過了,這是因為A股的選擇空間小一點,好股票就那么多,學習股票知識大家都搶著買,價格當然越抬越高了。

                小巴家中有一位長輩,炒股多年,被套牢多次,每次都“躺平裝死”,最終等到牛市,成功解套。但隨著上述要點舉措的落地,她再被套牢的話,大概等不到牛市,所買的股票就會被強制退市,啥都不剩了。

                注冊制從2015年開始籌劃,到近兩年先后落地科創板和創業板,經歷了漫長的5年,阻力和困難是顯而易見的。最終能否成功推廣到主板,增加牛市到來的幾率,則還要瞧主管部門的執行力和治理水平。

                如今,在疫情沖擊后,隨著一系列改革政策和經濟刺激政策的出臺,學習股票知識又有人喊“牛市要來了”。這一次,情況確實有點不相同,注冊制只是讓交易更理性、市場更成熟,至于“?!蹦懿荒芘芷饋?,始終取決于經濟狀況和我們對于經濟的信心。

                就算是不違規的企業,也往往難以抵抗大股東套現的誘惑。企業治理者發現,把公司股價做高,然后套現,要比提升公司業績輕易得多,收益也大得多。所以,市值治理逐漸風行,大家都在想辦法做高股價,這與投機者的訴求不謀而合。

                以上海證券交易所實行注冊制的科創板與實行核準制的主板為例,今年前4月,主板IPO公司數量為17家,合計募資金額448億元;而同期科創板上市的公司數量達到30家,合計募資金額359億元——差不多的資金金額,選擇空間卻多了近一倍。


              添加回復: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網站收藏